安徽淮南“英雄司机”王文兵高速路遭严重车祸 最后一刻停稳客车挽救16名乘客生命

2019-08-12 09:13:23  来源:安徽文明网

人物简介:王文兵,男,1976年2月出生,群众,生前系淮南市淮汽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驾驶员。

事迹简介:2019年6月6日上午,王文兵驾驶车牌号为皖D-27565的大客车由淮南发往苏州。车辆行驶到沪蓉高速镇江丹阳路段时,一辆重型平板半挂车,冲过高速公路中间护栏与王文兵驾驶的大客车发生勐烈碰撞。王文兵受伤严重,他强忍着巨大的伤痛,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挺着身子,双手紧握方向盘,将车靠边行驶,经过近50米的滑行后,车辆稳稳停在了应急车道上。这时候的王文兵已经满脸是血,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也不动,失去了意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王文兵强忍着剧痛,用仅存的一丝意识控制好方向盘,完成了人生最后一次平稳停车,挽救了车上16名乘客,而自己却献出了宝贵生命。

正文:

生命最后时刻,他紧紧握住方向盘

2019年6月6日上午,淮南市淮汽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驾驶员王文兵和往常一样,驾驶大客车由淮南前往苏州。当车辆正常行驶到沪蓉高速镇江丹阳路段时,一辆由东向西行驶的重型平板半挂车,突然失控冲过高速公路中间护栏进入对向车道,与王文兵驾驶的由西向东正常行驶的大客车发生勐烈碰撞。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王文兵强忍着剧痛,用仅存的一丝意识控制好方向盘,完成了人生最后一次平稳停车,稳稳地停在距离事故撞击点50米的安全应急车道内,挽救了车上16名乘客,而他自己虽经全力抢救却因伤势过重去世,年仅43岁。

为保障乘客的生命安全,在生死一瞬间,王文兵选择让自己,距离死神更近的位置,只为忠于职守!

“坏了、坏了”这是王文兵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据同车副驾驶任辉回忆,当时车辆发生勐烈撞击时,他正在驾驶室后面的休息区睡觉,王文兵连续喊了两声“坏了、坏了”,紧接着车辆再次发生撞击,能明显听到车辆挡风玻璃破碎的刺耳声响,许多碎玻璃往驾驶室内飞溅。他赶忙看向王文兵,此时的王文兵还是直立着身子,手握着方向盘,将车向应急车道上面停靠。王文兵没有讲话,嘴里只是哼哼了几声,这时的他还有意识,随后客车在应急车道上慢慢停了下来。16名乘客无一受伤,而年仅43岁的王文兵,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精益求精的驾驶员

王文兵是2015年12月开始担任淮南市淮汽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淮南至苏州客运班线主班驾驶员的,技术娴熟,服务态度好,是公司一名优秀的驾驶员。王文兵同志在自己平凡的驾驶岗位上,默默坚守无私奉献,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他对自己事业的热爱,对全车乘客的责任担当。

据所属公司负责同志介绍,王文兵总是自觉遵守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遵守道路交通法律法规。在担任主班驾驶员期间,能时时刻刻把安全放在心中,文明驾车,礼貌待客,处处为旅客着想,工作认真负责,工作至今从未发生过一起交通事故。平时他有一个“好习惯”,就是每次把旅客送达目的地之后,都要习惯性地围着车辆转几圈,观察车辆是否漏油,轮胎是否漏气等,发现再细小的问题,他都要立即检修,从不让问题过夜,从不开带“病”的车上路。正是他这份对职业的热爱,对工作精益求精的追求,才有了生命最后一刻无悔的责任与担当。

“英雄司机”,一路走好!

“英雄一路走好,是你的无私无畏无我的伟大精神,拯救了车上其他16人的生命。”“我们为你的善良举动和满满的正能量所感动!”“牺牲了自己,拯救了一车乘客,希望大家都遵守交通法规,减少事故发生率,少了一个人,家就不完美了。 ”……当客车驾驶员20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为人忠厚的王文兵,在生命最后一刻的英勇壮举在网络上传开之后,人们纷纷留言点赞,称颂这位“英雄司机”。

6月11日上午,王文兵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江苏镇江举行,现场除了亲朋好友,还有不少邻里乡亲也纷纷赶来,落泪送别。早晨六点多,老家过来的亲戚已经赶到殡仪馆。人群中还有几位年长的老人。由于王文兵的母亲身体不好,事故发生后,家人一直没敢告诉她,直到当天早晨,才把老母亲从老家接过来。家中的顶梁柱没了,年迈的母亲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殡仪馆几度哭晕过去。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王文兵的大女儿丹丹正要参加高考,王文兵的爱人宋国霞一直瞒着女儿,直到她8日下午走出考场的那一刻。

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好人”都是大家对王文兵最多的定义,对朋友义气,对孩子照顾,对父母体贴。妻子宋国霞说,这些年来家里孩子上学老人生病,里里外外靠丈夫王文兵一人支撑,虽然条件一般,可一家人在一起一直过得很幸福。王文兵67岁的父亲王德化说,王文兵打小就孝顺、听话,乐于帮助别人,对家庭好,在长辈眼里是个好后生。在女儿丹丹的印象里,爸爸平时虽然话不多,但是对于家里,对于她和弟弟的关心,一点都不少。丹丹记得,爸爸曾经答应她,等她高考结束弟弟放假后,他们一家四口就出去旅游一次。但这次,爸爸却永远食言了。

“人家都说他是英雄,这一点在我心里,我很高兴,但是,我就是舍不得他离开我,我很想他……”宋国霞不住地拭泪。

(编辑:刘元)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红黑大战APP,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 
Copyright 红黑大战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